孤舟

艰难复健。
不鸽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。

[瑟莱]毛茸茸与新年

◆一小颗糖,昨晚昏昏欲睡却被噼里啪啦的声音吵得睡不着,索性码字。
◆短小,逻辑死。
◆其实我就是想念我的毛茸茸的连体睡衣了。

脚步声逐渐靠近,钥匙插入锁孔,往左拧半圈,一声轻响——

莱戈拉斯飞速就位。

茶几上扔着半袋薯片,毛茸茸的兔子拖鞋一只踢进沙发底,一只滑到门口,沙发里窝着一只白团子,那是莱戈拉斯穿着他的连体睡衣,毛茸茸的。几缕金发散落下来,凌乱地相互纠缠着,弯弯绕绕,像年轻人欲盖弥彰的小心思。

“莱戈拉斯?起来,这样会着凉。”
瑟兰迪尔弯腰把团子抱起来,手心的触感温软细腻,像是真的怀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动物,美好得心都要化掉了。

“Ada,陪我睡觉!”团子搂上他的脖子,把脸埋在他胸前来来回回地蹭。

瑟兰迪尔失笑:“莱戈拉斯,你现在是二十三岁,不是三岁。”

“唔……都一样,我都一样爱你。”他吻上瑟兰迪尔的脖子,不带情欲,只是单纯的依恋肌肤相亲的感觉。

想整个人都挂在Ada身上,一辈子都不下来,他孩子气地想着。

瑟兰迪尔摸了摸那颗毛茸茸的小脑袋,还带着外头飞雪寒意的唇贴上莱戈拉斯的额角:“抱歉,我回来晚了,雪很大。”

“没关系……”莱戈拉斯嘟囔着滚进被窝,他有点困了,整个人缩成一团,沦陷在周身毛茸茸的触感中。

明天要换上那张最软最舒服的床单……

瑟兰迪尔爬上床,耐心地哄着人把手脚伸展开捋直了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好,团子自觉滚进怀里抱紧他的腰,话语里却掺进一点点委屈:“你都好久没陪我了……”

“太忙了……是我不好……乖,快睡吧。”

团子整个人都缠了上来,卷走他一条腿缠在两腿之间,他还得小心别压着这小祖宗。

这可怎么睡啊。

甜蜜的烦恼。

瑟兰迪尔看着窗外白雪仍旧纷纷扬扬地堆积着,却再感觉不到半点刺骨的冷,路灯慵懒昏沉的光晕融进眼底,手里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抚怀里的一团毛茸茸,莱戈拉斯喉咙里冒出满足的呼噜声。

“睡吧,tithen lass.”

他眼里的苍蓝色冰川融化了,化成一片温柔沉静的春水,微颤的枝头吐出新嫩的叶,昭示着来年繁茂盛大的春天。

“新年快乐,我也爱你。”

评论(6)

热度(9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