孤舟

艰难复健。
不鸽是不可能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。

下午码了半个发生在盛夏的故事,年下设定,疯狂,冲动,焦躁,唇齿间纠缠着少年人蓬勃的荷尔蒙,抵死缠绵,正午的刺眼阳光照彻整个大厅,他们在狭小的沙发上大汗淋漓地ML,在灼热空旷的天台上倒一桶水,上身光裸着,发梢一抖一滴水珠砸在胸前那一点上,口干舌燥得像要蒸发,湿透的牛仔裤紧贴着皮肤,束缚着裤裆里那玩意儿抬头的欲望。

我爱开车,开车使我快乐,嘻嘻。

本来准备今晚上给它搞完,结果我们这儿下雪了……哭笑不得。
是我年年盼的那种雪,纷纷扬扬的,轻飘飘落在长发上,贼好看,难得一见啊。
南方多那种小冰雹,砸在伞面上噼里啪啦响,适合小孩子撒欢。

总之今晚上搞不成了,这么美好的天气,要搞也是父子俩温温存存挤一个被窝,瑟爹搂着怀里喝完热牛奶的小美人儿,看着窗外昏黄的路灯底下飘飘洒洒一地毛茸茸的白,迷迷糊糊睡着,做个有壁炉和葡萄酒的美梦。
要是哪位太太有投喂,感激不尽。

明天准备清早起床,去学校做第一个踩雪的人。
傻了吧唧的,上次这么干我才初一,一寝室女孩子破天荒地没一个赖床,打着手电筒,嘎吱嘎吱满地儿跑。bgm是学校迷样的起床铃,美滋滋。
那会儿我马子还跟我头抵着头睡呢,心痛,想她,想和她一起看雪,做两个看到雪的样子比雪还好玩的南方人。
隔空给她比心。

评论(13)

热度(21)

  1. 白水行孤舟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杏的粮仓